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射入屄眼深处
射入屄眼深处

射入屄眼深处

且说在那十八国的世界上,十八大国中,最东方为金帝国,疆土远至亚洲东北角,面积一千三百余万平方公里。金帝国有五大勃极烈,金主为都勃极烈,太子为大勃极烈,再下来为贵勃极烈,左勃极烈和右勃极烈。

  金兵强悍,漠北五部中,东方的鞑靼部成为金国附属,经常协助金军征讨漠北其他部落。

  漠北五部中,蒙古汗国居中,位於斡难河畔,蒙古十八部,其中以泰赤兀部最为强大;漠北其他四部,克烈部位於南方,横跨大漠南北;西方是突厥大国乃蛮国,面积八百余万平方公里;北方是强大的蔑儿乞部,面积九百余万平方公里,疆土自漠北远至西伯利亚,包括西伯利亚的很大一部分,蔑儿乞疆土大半位于西伯利亚林海雪原之中。

  漠北五部经常互相撕杀,其中鞑靼部又协同强大的金兵定期讨伐其余四部。

  且说那蒙古汗俺巴孩,泰赤兀酋长,此人三十余岁,满面胡须,身长八尺,力大过人,提一百二十斤一柄狼牙棒,乃蒙古猛将。

  这一日,秋高气爽,正是秋高马肥之时,俺巴孩汗兴致甚好,带着两个兄弟出了大本营,在草原上纵马驰骋,弯弓射鵰。

  他们正射得兴高采烈,忽见前方车马辚辚,有一队车马走过。漠北各部互相仇杀,彼此警惕性都很高。俺巴孩立刻勒住马,手搭在额头上往那队车马看去。

  他兄弟先惊叫道:「大哥,不好,原来是蔑儿乞人!」那蔑儿乞部是漠北诸部中的大部落,地广兵众,蒙古人对其多有忌惮。

  俺巴孩却道:「不要慌,先看清楚再说。」

  再仔细看时,三人都放了心,原来,这支蔑儿乞车队兵马不多,像是护送女眷的。

  俺巴孩大喜:「兄弟们,咱们冲杀过去,先抢几个女人做老婆!」弟兄三人喜得嗷嗷乱叫,如同下山猛虎,拍马直扑那支车队。

  那支车队五六辆车子,由二十余名骑兵护送。那俺巴孩何等英雄,抡起狼牙棒一通乱砸,两个兄弟帮手,把那些蔑儿乞人如砍瓜切菜一般,杀了大半,只逃了三两个人。丢下车里那些女眷,花颜失色。

  俺巴孩一问,那些女人害怕,如实招来,原来,车里竟是蔑儿乞酋长拖拖的母亲月莲,随行的女眷还有拖拖的姑妈和姐姐,以及一些奶妈。

  俺巴孩大喜,掀开月莲那辆车的帘子看时,见那月莲,有六十余岁年纪,颇有风韵,年轻时定是个美人。那拖拖的姑妈六十三岁,拖拖的姐姐四十岁上下。

  俺巴孩哈哈大笑:「这三个女人,我兄弟们一人一个,拖拖的老娘我要啦,其她两个,两个兄弟分了吧。那些奶妈,依旧服侍原来的女主人。」处分完毕,俺巴孩等便押着车队,赶回营地。这番出猎的收获太大了,捕得了最好的猎物。

  当夜,俺巴孩便奸了月莲。那月莲虽上了年纪,仍颇性感,而且贵为蔑儿乞部落之母,所以俺巴孩兽性大发,一直奸了她一夜。

  後来月莲竟还怀了孕,很快产下一子,起名阿勒坛,後来也是泰赤兀名将。

  产子之後,月莲产奶量颇大,阿勒坛已经算是能吃的,也只能吃空她一只奶子。月莲经常奶胀得难受。

  这一日下午,俺巴孩在大帐里处理完事务,想去看看孩儿如何,便来到月莲的蒙古包内。

  他一掀帘子,就看到月莲正坐在地毯上,上衣解开,正往一只大碗里挤奶。

  那老妇月莲的两只长奶子,她站着,可以垂到阴部,她盘腿坐着,就摊在腿上。俺巴孩见了,按捺不住,就有些硬了。

  月莲跟随俺巴孩一年多了,此时早已是服服贴贴的妻子了,她一见丈夫来了便埋怨道:「奶水太多,真不知怎麽才好,只好挤出来些。」俺巴孩笑道:「原是你奶子太长了,奶水自然就多。来来来,给我吃些!」说着,坐在月莲身边。他先接过月莲手里的奶碗,咕咚咕咚,一口气喝完,然後又把头枕在月莲盘起的大腿上。老妇月莲的长奶子下垂,月莲把一只长乳头送到俺巴孩的嘴里。俺巴孩像个孩子似的,大口吮吸老妇的奶水。

  月莲奶水被吸,感到舒畅,同时乳头被俺巴孩吮得很痒,都一直痒到屄里去了,而俺巴孩吮得很急,又弄得月莲有些疼,那老妇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:

  「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痒……痒……慢点吸……疼……疼……」她像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,抚摸着俺巴孩的头:「俺巴孩……慢点吸啊……老妇的身子都是你的……敢不给你奶吃麽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
  俺巴孩吃着奶,听着老妇的呻吟,快乐无比,阳茎一发硬了起来。

  俺巴孩吃饱了奶,老妇却还有奶水。俺巴孩坐起身来,拿来月莲洗脚的木盆,放在老妇两腿之间,接在长奶子下面,然後,他用力地挤老妇的奶,大股乳汁挤向盆里,俺巴孩用力过猛,月莲疼得尖叫起来:「轻点挤啊……蛮牛……哎呀……哎呀…疼死老妇了……哎呀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老妇疼得想推开俺巴孩,不让他挤奶了,但俺巴孩兽性发作,老妇月莲哪里推得动?只好任他挤奶。月莲疼得嚎叫不绝。

  挤了好久,才把月莲两只长奶子挤空。

  月莲的奶水盛了大半个木盆。

  月莲疼得眼泪都出来了,她喘息着:「汗……汗……你用力可真狠啊……疼死老妇了!」俺巴孩汗哈哈大笑。

  他伸手捉住老妇的脚,就扒她的小皮靴。月莲道:「干什麽?又想玩老妇的脚啊?」

  俺巴孩道:「正是!」他贵为蒙古汗国之汗,老妇月莲身为他的妻妾,自然无不从命。

  月莲伸着腿,被俺巴孩把两只小皮靴扒了。月莲年纪虽老,这脚长得却是又白又滑,甚为性感。

  俺巴孩由衷赞道:「夫人,你的脚长得真好看!」说着,一口吞下老妇一只白脚,贪馋地咀嚼撕咬。老妇被弄得又疼又痒,不住惊叫。

  俺巴孩一边啃着月莲的一只白脚,一边又命她把另一只白脚伸到奶盆里去洗脚。月莲照办了,把另一只白脚在木盆里洗着。

  俺巴孩玩了好一阵子,才把月莲那只白脚松开,也放到奶盆里去洗。

  然後,他从奶盆里取出月莲另一只白脚,细细舔了起来,把那只白脚从玉趾到趾缝再到精致的脚後跟上的奶水,都舔了个遍。月莲痒得连声呻吟:「…痒…痒……痒啊……」

  俺巴孩把老妇白脚上的奶水舔得乾乾净净,然後,突然狠咬月莲那翘起的大玉趾,月莲正痒得受不了,突然大玉趾被咬,又疼得她惊叫起来。

  俺巴孩雄茎勃发,昂首抬头,他从地毯上站起身,月莲仍坐在地毯上。俺巴孩按着月莲的头,就把雄茎顶入老妇嘴里,不住挺动。

  老妇只好大口吮吸俺巴孩汗的雄茎,但由於是汗主动,她被动,所以当汗的雄茎顶到她喉咙,憋得她难受的时候,她虽挣紮,但头被汗按住,俺巴孩汗是员猛将,老妇月莲哪里挣紮得动?直憋得老妇月莲呜呜叫着,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  俺巴孩把阳茎往老妇嘴里乱戳,喝了老妇的洗脚奶,他的雄茎越发粗大,十分暴烈,老妇的嘴里又非常温暖舒适,俺巴孩再也憋不住了,他大吼一声,精液狂奔,直射入老妇喉咙深处。老妇被呛得呜呜直叫,眼泪直流,但头被俺巴孩死死按住,挣紮不动,只得把他大股精液全部吃下。

  月莲吃现在和以前丈夫的精液是家常便饭,所以她的皮肤至今仍很细滑。

  俺巴孩射了精,身心畅快,卧倒在地毯上,头枕着月莲的大腿,呼呼睡去,月莲仍盘腿坐着,轻轻拍着俺巴孩入睡。

  月莲是俺巴孩的妻妾,六十余岁,俺巴孩的母亲,蒙古汗国太后白露贴,也已五十八岁了,那白露贴比月莲更有姿色。她虽比月莲小几岁,但月莲是她儿媳妇,她是月莲的婆婆。

  第二天早晨,乌云蔽日,草原上黑压压的。

  突然,一阵狂风般的马蹄声震撼大地,席卷过来,霎时间,大批马队冲杀过来,夹杂着呼喊:「杀死俺巴孩,夺回月莲!」原来,这是蔑儿乞人来夺月莲来了。

  蒙古人纷纷冲出蒙古包,和来犯者撕杀。俺巴孩也从睡梦中惊醒,提狼牙棒上马,守在月莲帐前。月莲是他心爱的妇人,他一天也离不了,岂容蔑儿乞人把她再夺回去。很快俺巴孩身边就聚集了大批蒙古人,奋力撕杀,蔑儿乞人被击退了。

  但是,带队来袭的拖拖,见无法夺回老娘,就袭击了白露贴的蒙古包。因为俺巴孩和将士们都在全力保卫月莲的蒙古包,所以白露贴很轻易地就被拖拖给抢走了。

  白露贴被蔑儿乞人带到贝加尔湖一带的大本营。拖拖自己没有娶她,而是把她给了儿子赤勒格。赤勒格得了这个性感老妇,日夜蹂躏,既满足了兽慾,又为奶奶报仇。拖拖也经常光顾这个儿媳妇的老屄。

  白露贴很快怀了孕,为赤勒格产下一子,赤勒格是蔑儿乞猛将,这个孩子日後则为泰赤兀勇将。

  白露贴产子一年後,蒙古汗国联合克烈部,如旋风般扑向西伯利亚森林,於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,突袭蔑儿乞部。蔑儿乞营地一片大乱。

  俺巴孩杀到赤勒格营帐前,赤勒格刚蹂躏完白露贴,正在酣睡,被喊杀声惊醒,光着膀子杀了出来,他提一百三十斤砍刀,上马迎敌。

  俺巴孩提一百二十斤狼牙棒杀到,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俺巴孩挥棒便打,赤勒格横刀架住,耳轮中只听得「仓郎郎」一声巨响,俺巴孩震得两手酸麻,赤勒格更是狼狈,刀差点磕飞了。本来俺巴孩勇猛,赤勒格比俺巴孩更猛,但刚才他连续蹂躏白露贴七次,身体已被掏空,故而敌不住俺巴孩。

  赤勒格料想敌不过,拍马便走。

  俺巴孩救母心切,也不追赶,下得马来,进得帐内。只见地毯上趟着母亲,一丝不挂,不住地哼哼,白脚上,奶子上全是口水和牙印,屄眼里还有血流出;她的身上,屄眼上,还被射了些精液,躺在那里不停地哼哼,已是起不来了。

  俺巴孩看着,气得火冒三丈,同时不知为什麽,他的阳茎有些发硬。

  俺巴孩给母亲穿好衣服,这时,几个蒙古人冲进帐内:「可汗,快走,拖拖带着人反扑过来了!」

  白露贴挣紮着说:「把你兄弟,带上一起走!」俺巴孩顺着她手指的方向,才发现角落里有一婴儿,他吩咐部下带上那婴儿。他把母亲横放在自己马上,然後上了马,一干人等又如旋风般杀了出去。

  俺巴孩等星夜兼程,很快赶回了斡难河畔的营地。

  那已是第三天的下午了。

  俺巴孩扛着老娘,来到月莲的帐内。

  他脱了老娘的衣服,把她一丝不挂,放在地毯上。

  俺巴孩气哼哼地看着月莲:「这都是你的儿孙干的好事!」月莲看着半死不活满身污迹的白露贴,十分尴尬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俺巴孩道:「快,立即把老夫人的身子给我舔乾净!你也得脱光!」老妇月莲见可汗震怒,不敢违命,只得也脱得一丝不挂,然後跪在比她小几岁的婆婆身边,细细舔了起来。

  她从白露贴的脸舔起,一路往下舔,当舔到白露贴满是口水和牙印的长奶子时,白露贴痛苦地呻吟起来。

  俺巴汗在一旁不知怎地,雄茎抑制不住地抬起头来。

  这个粗汉三下两下,脱了衣服,来到月莲身後,弯下腰,压在月莲後背上,把强硬的雄茎从後面捅入了月莲的屄眼。

  多种复杂的情绪使得俺巴孩比平日更为粗暴,他凶狠地直捣月莲的子宫。老妇月莲,上了年纪,屄眼淫水少,弹性小,阴道变浅,如何受得了如此粗暴的蹂躏?她疼得嗷嗷叫着,忍不住狠咬白露贴的大乳头,白露贴也疼得惨叫起来。

  俺巴孩狠狠地操月莲:「叫你舔,没叫你咬,快舔!」月莲舔着舔着,忍不住开始吮吸白露贴的奶水。白露贴又疼又痒,叫个不停。

  俺巴孩深受刺激,狂操月莲。

  月莲一边忍受着奸污,一路细细地舔了下去。

  当她舔到白露贴屄眼时,转到了白露贴两腿之间,这样舔起来方便些。

  俺巴孩继续在後面猛捅月莲的老屄,月莲呻吟着,跪在白露贴两腿之间,细舔白露贴的老屄。白露贴被舔得又疼又痒,不停地叫唤,把两条白腿蜷起来,夹住月莲的头。

  俺巴孩被眼前的香艳景象刺激得陷入了迷乱和疯狂之中,他疯狂地猛捅着月莲,以压制心中对老娘的慾念,一边捅,一边默默念叨:「她是我娘,我不能起邪念!」月莲被捅得痛苦难忍,忍不住紧紧咬住白露贴的大丛阴毛,白露贴也疼得叫个不停。

  两个性感老妇叫做一团,俺巴孩实在憋不住了,吼声如雷,精液狂射,都射入月莲屄里。

  他躺在一边,喘着粗气。月莲没了他的蹂躏,轻松了些,继续顺着白露贴的美丽的大腿和小腿舔了下去。白露贴在蔑儿乞的最後一夜,赤勒格舔遍了她的全身,所以现在赤勒格的奶奶月莲也要把她全身舔乾净。

  当月莲抬起白露贴的一只白脚,帮她舔乾净留在她脚上的赤勒格的口水残迹时,白露贴痒得忍不住流出了一些尿,俺巴孩在旁再也憋不住了,老娘的性感压住了他对乱伦的恐惧,他不顾一切地钻到老娘的胯下,把老娘的尿都喝了,还把老娘的尿眼舔得乾乾净净。

  这时,月莲已经把白露贴的两只白脚都舔乾净了,白露贴的身子的清洁工作已告完成。

  俺巴孩兽性大发,来到老娘两腿之间,掀起她两条白腿,狠狠将雄茎插入老娘屄。白露贴受赤勒格摧残过重,无力挣紮,只好躺着任凭儿子蹂躏。只是她已遭重创的老屄受不了儿子的猛烈进攻,疼得她哭叫起来。

  俺巴孩命月莲坐到老娘脸上,她的屄眼正坐在白露贴嘴上。俺巴孩和月莲面面相对,白露贴高举的两只白脚就在他们眼前晃动。

  俺巴孩和月莲各捉了白露贴一只白脚,吮吸舔弄。白露贴屄痛脚痒,不停地哭叫。

  月莲的老屄坐在白露贴嘴上,白露贴哭叫着,她的口水弄得月莲的屄眼痒痒的,月莲痒得淫汁流出,流入白露贴嘴里。

  俺巴孩把自己手里的母亲的白脚也交给月莲,然後扯起月莲的长奶子,狠咬她的大乳头子,月莲疼得尖声惨叫!她忍不住一口咬住白露贴高翘的大玉趾!

  俺巴孩狠咬月莲乳头的同时,猛捅老娘的屄眼,直捣子宫。老妇白露贴和老妇月莲一样,她的老屄也是淫水少,弹性小,阴道变浅,所以,她受不了儿子的野蛮蹂躏,加上她大玉趾被月莲用力咬住,白露帖也疼得尖声惨叫起来!

  就在老娘和老婆两个性感老妇的惨叫声中,俺巴孩憋不住了,大股精液猛烈发射,直射入老娘屄眼深处。


  【完】